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疾言 > >正文

情债

时间:2020-10-20 来源:他日君出网
 

  再深的伤口总会愈合,无论它会留下多么丑陋的疤;再疼的伤痛终会过去,无论它曾经多么痛彻心扉;再大的劫难也一定可以度过,只要我们有勇气坚持走下去。感情是一份没有答案的问卷,苦苦的追寻并不能让生活变得更圆满。也许留下一点遗憾,怀着一份留恋,带着一丝伤感,会让这份答卷更隽永,也更久远。
  
  ——题记
  
  一
  
  在解放战争时期秀娥是土改运动时的积极分子,村妇救会的主任,也是十里八村长得最漂亮的。东辉是民兵排长,和东辉并肩工作互相配合,有这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抱负,并且彼此心里都有着对方。
  
  在一次解放战争中,战场上抬下来一批重伤员,连级以上的进劳军疗养院,排级以下的分配到各村照料。一个叫志刚的排长是战斗英雄,在一次战斗中失去了一只胳膊与半条腿,当时是为了救一个战友被炮弹炸断的。秀娥听到上级领导介绍的英雄事迹时激动得泪流满面。在群众称赞的同时,秀娥不假思索就请求将志刚安置到自己家里,可秀娥没想到这重担一旦背上就很难卸下来。
  
  这其间志刚成了村里的新闻人物,秀娥同时也赢得了村民的赞美。可是,在这赞美背后只有一个人心里酸楚,那就是民兵排长东辉。民兵排长比正规军排长就黯然失色多了,更何况志刚是一位战斗英雄。东辉痛苦了几天就明智地退却了。不久,志刚就成了秀娥的男人,自然也就成了本村的村民。
  
  走过的路,才知道有短有长。经过的事,才知道有喜有伤。品过的味,才知道有涩有凉。一开始秀娥的日子还挺顺利。解放后村里实行“代耕”制,村委派人轮流给军烈属干家活。农业实行合作化,队里给残疾军人记头等工分。秀娥生活上还算过得去,不算太寒碜。可是经过三年困难时期,大家心里的乌托邦梦想破灭了,志刚头上昔日的光环也失去了光彩,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残疾人。1963年分自留地,秀娥家人多,秀娥一连一下了五个孩子。分到三亩半地。秀娥被一群孩子绊住了手脚,下不了地村里没有了“一大二公”,各家各户都是“瞎子拉二胡——自己顾自己”了,“光荣之家”变成了名副其实困难户,秀娥家三亩半自留地也成了荒地。
  
  二
  
  东辉看着三亩半荒地,一方面出于怜悯,一方面旧情难忘。东辉经常起早贪黑出现在秀娥家的自留地里,耕耨锄耢,浇水施肥,不误农时。起初秀娥并不知情,后来村里人都议论开了,话语终于传到秀娥的耳朵里,秀娥到地里一看,庄稼绿油油的,并不比别人的差。秀娥一屁股坐到地垄上,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生活,是追求在心路上,被走成了欲望;人生,是磨难在枝头上,被晾晒成了坚强。从此,秀娥把孩子交给志刚看,也经常起早贪黑下地,并希望碰上东辉。这天,终于等来了机会。午后,东辉扛着袋尿素来追肥。见了面,两人开始都有些脸红,忙完之后又一起坐在沟垄上说话。此刻,草绿着,天蓝着,眼里的微风轻抚着。荒山野地,单独和一个曾经爱过的人在一起,使东辉坐立不安,被生活重担压垮了的秀娥,虽说没有了当年做妇救会主任时的水灵、迷人,但在东辉的眼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的。
  
  沉默。
  
  她只是为了感激一个小小的盛开的心愿。沉默。也许沉默不语是最丰富的表达。东辉所做的这些也许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就可以明白。一些情怀,只能无言,放逐岁月,才会愈加清晰。她们一直到晚霞托起了沉重的世界。娥内心七上八下的搅动。这时,由于他的帮助,他的出现,没有忘记当初当村妇救会主任时的情景,那时的交往的确很单纯,一心为了工作,没有过多考虑东辉对自己的情感,现在和他在一起除了口头上的感谢还能怎么报答。不,现在这个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牵动自己那根最敏感的神经。是久别的爱情?还是现在的感激?秀娥现在也说不清楚。东辉永远是这样一个人;既不懈追求生活,又理智清醒地面对现实。秀娥清楚东辉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秀娥动手就解自己衣襟上的扣子。
  
  东辉“腾”地站起来说:
  
  “秀娥,别这样,你小看我了,我是珍惜过去的情分,错过的事情永远错下去吧,一些美丽,只能尘封。对你和志刚,我还是和从前一样敬重。”
  
  太阳的最后一线光辉在地平线上完全消失了。满天红霞变为沉沉暮云,如同火焰熄灭后,剩下一堆灰烬。秀娥在苍茫的暮色中,看着东辉渐行渐远消失的背影,秀娥呆呆地站着沉思了很久很久。怀着无名的失落感沿着田间地垄向家的方向走去。
  
  三
  
  秀娥与志刚在这悠长的生活中,秀娥也逐渐适应了她的家庭生活。当然,起先很长一段时间,这共同的生活还谈不到十分美满,因为丈夫终久是一个肢体不健全的人,生活上有许多不方便,这个家大都要她一个人来操持。可是这些努力和丈夫自我牺牲精神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这样秀娥在自己的精神方面也得到了一充实,但她还要更现实的面对实实在在的生活。
  
  秀娥还是村妇救会的主任时,无论工作怎样忙,她都一如既往,千方百计照料志刚。她是妻子,也是保姆。这让她想起志刚当初从火线上下来时,不能自理生活的日子里,就是自己给她喂饭喂水,端屎端尿,并且洗脸洗身,这在当时还没结婚的秀娥来说,她的这点牺牲那还算得了什么。志刚被秀娥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他更现实的看待自己的现状。不怕在战场上牺牲的志刚,却失去活下去的信心,开始更现实地看待现状。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每当志刚因失去了一只胳膊与半条腿而一次次陷入绝望的时候,秀娥就用柔言细语安慰他,就像阿姨一样乖哄他。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志保定羊癫疯治疗医院刚能更认真更踏实接受自己现状。
  
  后来,更让志刚想不到的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更是村妇救会的主任能够嫁给自己做妻子,这当时志刚想都不敢想,他不由再一次感叹:是为秀娥那么好的一个姑娘感到遗憾呢?还是该为自己欣慰?欣慰什么自己也很矛盾。
  
  结婚以后,志刚不让秀娥在轮椅上推着他在村子里走动,他理解她的心情,他怕众人看到他的现壮说长道短。不用说他也力尽所能设法体贴她,志刚本来就是一个很心细的人,秀娥忙的时候,他就坐着轮椅把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他坚持把打扫卫生的“重任”从她手里接替了。他对她说
  
  “我有的是时间,一整天无事可干,闷得慌,这点活还是可以帮助你的。”
  
  “你能行吗?”
  
  秀娥既感动又疑虑地问。
  
  “保准能行!你放心去干你的事情去吧!”
  
  秀娥两眼含着泪笑了。如幽僻之地的花开了,一切艳丽的色彩都会让秀娥晕眩。此时的情与爱才是婚姻的极致。
  
  夫妻生活中至关重要的性生活,志刚虽然丧失了劳动能力,也还具备正常人的功能,只不过有点让秀娥难堪的是,每过夫妻生活的时候,需要她帮助他。
  
  总之。人残疾了,建立的家庭是温馨的。
  
  不用说,在后来的日子中,志刚也力所能及的体贴入微,秀娥去妇救会,他就在轮椅上看着孩子,干点力所能及的家务,这样也可以打发每天无聊的时间,他这样努力着,好像真的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尝到了生活的滋味,在这样过程中,秀娥学会了坚强,不喧,不吵,不怨,不悔,静静地守着岁月。坚信了当初的选择,也加深了对志刚有爱情,无论这个世界对秀娥怎样,她都一如既往的努力、勇敢、充满希望。体验到,爱情应该建立在现实生活坚实基础上。否则,它就是活生生的生活之树上盛开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四
  
  经过一场细雨洗刷过的天空格外地蓝,禾苗上,一颗颗露珠晶莹剔透,轻轻地滑落,轻轻的,如一支软软的陈年小调,缠绵,悠扬。东辉看着自家的禾苗,绿油油地很是喜欢人。再看看不远处秀娥家的田地,荒芜的不成了样子,喜悦的心情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自从秀娥把志刚接到她自己家中养伤。心中隐隐地便知道了结果。他不愿心中想的变为现实。这些谁都不知道。但这又能给谁去诉说呢?人是不是在爱情面前都很私。人要要学会安慰自己,世上最深最浅的东西是人的感情,最宽最窄的东西是人的胸襟,过洒脱人生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心。经历了初恋的煎熬和秀娥结婚后的更大煎熬——当这些青春以悲剧结束之后,他内心的情感河流反而趋于平静,而思想和理智增多了。想着想着,自己不仅苦笑了起来。
  
  现在东辉看到秀娥那悲惨的不幸生活后。以前的情景不断在他的眼前向过电影一般。他深知秀娥干起活来雷厉风行,可如今,被志刚和孩子托住了后腿。不善言谈的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便象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担负起了帮助秀娥的义务。尽管他很快就遇到了世俗舆论压力,但他不在乎,没有影响他帮助的决心。给生活在困境中的秀娥予以帮助。他的帮助不想让秀娥回报什么。只是想不让别人看到秀娥一家人的笑话。此后,一切如故,秀娥家自留地里的庄稼长得比以前好了,好像追了一次长效化肥,就这样,一直忙完自家的再忙秀娥家的,对她的帮助,东辉从没有落下过。东辉有时也到秀娥的家里,给志刚拉拉家长里短或听志刚讲以前战斗的故事。两人说起话来自然多了,秀娥再也不脸红了。
  
  东辉这样慷慨帮助秀娥,纯粹是出于一种同情心。善良和对别人的同情心一直是不愿看到别人比自己弱,特别是秀娥目前的处境,他实在目睹不了她的现状。
  
  可如今东辉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每当劳累了一天回家,在自己接受秀丽亲热抚爱时,他尝到了说不尽的温暖和甜蜜。虽说结婚很久了,但仍然还象在密月里一般。
  
  刚结婚不久时。秀丽就不顾东辉一家人的劝阻,就开始下田劳动,她能吃苦,干什么活都不耍滑头。一般来说,新媳妇在一年之中都是全村人关注的对象。渐渐地,大家都和秀丽熟悉起来了。村民们夸东辉娶了个能干的媳妇。村里爱开玩笑的长辈们拿他们开玩笑说一个是杨宗保,一个是穆桂英。
  
  东辉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特别是在田间地垄见到秀娥之后,自己惊讶的发现,他的内心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突然强烈意识到,如今在秀娥田里劳作,不仅仅是为帮助秀娥走出困境,而是渴望再次见到她,见到她的笑脸。生活的重担在这笑脸上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想起了在妇救会时一样的笑脸,那是无忧无虑的笑脸,现在更多的是坚强。上次自从见了她,说完话内心砰砰的乱跳,过了好几天才平静了下来......
  
  这世上,不是只有烈酒才能醉人,不是只有热恋才会刻骨。有时候,一份清淡,更能历久弥香;一种无意,更能魂牵梦萦;一段简约,更可以维系一生。东辉想着想着,心头不仅微微的一震。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些。可如今秀娥已是志刚的妻子。她就象那朴素的花朵,正默默地开放在荒山野地里。自从各自都结了婚,他也就不在想这些事情了。这是情感,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情感,也是世上最难解释的一种情感。东辉惊讶的发现是不是心中死灰复燃了。毕竟秀娥是他最初动过心的人。这时他不得不注意秀娥,他似乎发现她是村中最漂亮的。
  
  自从与秀丽结了婚,才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妻子温暧和体贴。让他知道男人一般都有保护女人的天性,并以此感到满足——他现在尝到的正是这种滋味!现在再看看秀娥,现在看起怎样预防癫疯病发作?来要比没结婚时更漂亮,更有韵味。虽然穿一身家村妇女打扮的衣服。但掩饰不住那丰满而苗条的身材和本身自带的那种自己说不上来的气质。现在只要看到她,一颗热腾腾的心迅速就可以燃烧。最让东辉心旗摇动的是,她是一个各方面都成熟的女性——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立刻就能满足男性的欲望。
  
  五
  
  活着自己的执着,活着自己的单纯,有些记忆,被永远定格在那些充斥着甜蜜的一瞥一笑里。青春炽热的浆汁停止的喷发,取而代之的是庄严肃穆的山脉。东辉还和往常一样,来到了秀娥的地头,看见了秀娥,他转身要走,被秀娥叫了回来。其实秀娥早就在这里等着他的出现,见了面他们说的更多的是他们以前的故事。东辉现在忽然发现,喜欢和秀娥说话,她可以随便海阔天空地交谈。觉得每次和她交谈都能让自己那么愉快。不光是以前,现在也是这样。起先就是因为这些,东辉才愿意和她走的更进一步,完全是受着秀娥的影响。她的目光里,总是带着一种让东辉说不上来的东西。
  
  夕阳下,照耀的影子拉长了身影。记忆被光阴覆盖前,如陌路上行走的呆板面孔。也曾无数次想象着重逢,隔着薄薄的空气,心却在冷暖的两极。等待的烟雨里,飘落的泪滴最终成了心头上的朱砂痣。
  
  这匆匆的一程,似人间风雪流客,摇曳着难舍的山山水水。这一夜,有多少别情再难相聚。深谙的风景仍在路上,端坐天涯两端,只能在风物茂盛的年华里沉默不语。
  
  秀娥静静躺在床上,脑海里翻腾着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她很久睡不着,思绪极其活跃——也不是全想东辉的事。她为睡不着觉而急躁,越急躁越睡不着。她第一次尝到了失眠是什么滋味。她急得拿被子把头蒙起来。真急人!
  
  晚霞里的炊烟是一种美到切肤的安慰。对渡过的人。就这么留下一朵深红。秀娥和东辉忙完回家时,秀娥在过田埂时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东辉回过头来笑到。
  
  “看你笨的,一个小小的田埂能让你摔倒!”
  
  倒在地上的秀娥一只手捂着肚子格格地笑弯了腰,另一只手伸向东辉,执意要让他拉她。东辉也就愉快地迁就她的任性,伸出了一只颤抖的手。秀娥在拉手的同时顺势一把把东辉拉到自己的怀抱......
  
  在一个荒山野地里,单独和一个女人呆在一起。说实话,他的思想此时不能集中起来!使他浑身的血液由不得沸沸扬扬。内心的骚动让他再也平静不下来。
  
  花香飘进梦里,与旧时的春天重逢,在迷蒙中渐渐苏醒。身后纵有万般不舍,眼前都已各自从容,原来这世事的安排早已泾渭分明。回不去的昨天,可以用重复的梦想来勾勒,翻不过的山岭却时刻横亘心头。远方在召唤,心茫然,如成絮的云朵,一端扯痛深情的风笛,一端难舍深谷的顾盼。在静谧的夜里,在路的尽头,令他们保持一份清醒,并非冲动。迟疑了一下,紧的抱在了一起。她挽着他的脖子,一阵狂吻。
  
  
  
  微风吹着,带来遥远的味道,此刻相遇。远走的春天已住在雨和风的心头,此时微笑与众不同。夜把远方朦胧,披上月光,跟随心跳的节奏,起伏的梦是自然天成的华丽。风中的叶子飒飒舞蹈,与昏然的夜色掩饰着某种巧合。预约在此时,忘却所有来时的路。让微笑饱满,哪怕再遇见一场雨,也不会左右诗意,我用撑起的蓑衣裹紧温暖,沿着水路,直抵你的江南。
  
  “我!我!对不起你。我当时也是脑子一热。我......”
  
  “我还像当初那样爱你。”
  
  秀娥哭了。
  
  “不要为难!你!你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旁。你的一切也将是我的一切......”
  
  东辉的埋藏心底的话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眼下的光色是质感的,偶尔有归巢的小鸟,扇动着朴棱棱的翅膀从头顶飞过。此刻,微风吹佛着,草叶还没有为露珠铺陈好绿色的稿纸。衣角被颤颤的西风牵动着,
  
  一个声音从烧红的晚霞里传来,灵魂在此时安适于无梦的缝隙。苍翠迷离。
  
  微风轻抚着,浮躁的心慢慢沉淀,遥望星星抛下繁华的幻觉。此时的天籁,随虫鸣起起伏伏,如一管低音婉转的长笛,在耳边长鸣。如一叶无楫荡漾的轻舟,随风轻荡。惬意自心头升起,以风的夙愿吹醒一塘青莲,酽红的微笑是梦里的色彩。
  
  夜在漆黑中敛抑起激情,星星不再偷窥,深思熟虑后,吐出沉沉的叹息,远方已被雨后的凉风吹疼。灯火照亮暗夜的容颜。四周渐渐平静了下来,沉浸在醉意之中。远方的村庄模糊起来。无人的田野,饱含深情迎接着一场雨,以及,空气中流动着微微的温暖,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思和联想。
  
  就这样沉默不语,趁微醺尚未勾起往事,静静地凝望着远方的星星。这是一个美妙的时光,不在意夏花盛开,无暇于青果挽留,梦是心的归途,心是梦的港湾。此时不懂浓雾的帷幔怎样遮住双眼,只知眼中的朦胧感染了雨季。颠簸之路,完成一个迂回的走向。暮色来临时,刚刚读完芦花和苇叶的温情,
  
  六
  
  志刚注视着妻子,虽说今年已经三十了,但看起来。还像二十出头的姑娘那般光彩鲜嫩。生活的沧桑丝毫没留下印记。至于穿着打扮,永远是那么干净利落,还是撩动着男人们的心。
  
  自从多嘴的王大婶在志刚面前添油加醋的报告了一番她的“新大陆”后惺惺离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一再嘱咐志刚。
  
  “我可没说别的,你也别多想。”
  
  志刚看着王婶远去年背影,心再也平不下来了,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黄石哪里能看癫痫病>   
  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秀娥总是忙到很晚才回家。问起来总是说“忙地里的活”。这些话听起来,觉得是那般刺耳。现在。他脑子象这挖空了似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样思考这个突然出现的灾难,这是他人生的灾难,毫无疑问他的生活将要改变了,他知道处在极端可怕的危机中......他抬起头看了看苍黄的天空,他知道马上要下雨了。
  
  秀娥还和往常一样,把孩子撇在家,地里农活让秀娥忙的团团转,没有看出志刚那反常情绪。忙完了一切,秀娥早早的钻进了被窝。如转了一天的马达,终于可以停会了。过了好长时间,志刚在脱衣服,在拉被子,并且在她旁边睡下了。沉默无语,要在平常志刚总是要对她说点什么的。这时,秀娥觉得他的反常情绪。志刚索性蒙住头睡在被子里。
  
  过了一阵子,秀娥隔着被子轻轻地扳了他的肩膀,并小声问:
  
  “你......怎么啦?”
  
  志刚狂怒地一把揭开被子,一只手按着床邦,不用她扶,艰难地坐了起来,瞪着痛苦而凶狠的眼睛狂吼。“你自己知道!你说!你和你的老相好干了些什么!”这时的志刚象一个健壮的庄稼汉一般怒吼着,更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村里的人说的都是真的?你遇见你的老想好,就没有动过心。”
  
  志刚痛苦的问道。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秀娥避开那两道剑一般的寒光,把头扭向一边。说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隐瞒你的。是东辉看咱挺难的。帮了咱。心中总觉得对不起人家。”
  
  “我说的是真的。你都成这样了现在咱们除了感激还能怎么样?”
  
  秀娥说这话的同时,觉得好像卸了个沉重的包袱似的。
  
  “你现在还象过去一样爱我?”他问。
  
  “我仍然爱你,像过去一样爱你,你是孩子的爸。”
  
  “那你和东辉......”
  
  “以前爱,现在感激。”
  
  秀娥平静地说,可内心却翻江倒海一般。
  
  “那么,咱们商量个办法吧!怎样离婚?”
  
  “离婚?我可从来没想过!”
  
  “难道你即不和我离婚又和东辉一块鬼混吗?”
  
  志刚嘴唇哆嗦着问。
  
  “怎能用这样粗鲁的话来评论我们的关系?”
  
  秀娥声音高了许多。志刚光着上身坐在床上,他想哭,但哭不出声。此时,抬起那只健全的胳膊在妻子脸上狠狠打了一记耳光。秀娥没再吭声,倒在被窝里抽泣起来。
  
  此刻,他看起来是那样强暴,可实际上又是多脆弱!一直坐到后半夜,然后扯开妻子的被子,流着泪,痛苦地呻吟着,努力爬了上去,想重复往日的动作,挣扎了半天心有余而力不足。
  
  几天后,志刚眼神无光,两颊凹陷,头发零零乱乱,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象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他点起一根烟,平时是不吸烟的,望着袅袅升腾的烟雾,思绪万千。此刻,眼里噙着泪水,喉咙堵塞着哽咽。感到了人生的迷茫。
  
  七
  
  傍晚,忙累了一天的秀娥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家中走去,家,对于现在的她是变得是那样的陌生,曾经让人羡慕不已的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不知道前面等她的是什么。
  
  现在她和志刚都是在硬着头皮在过着。也许接下来该怎么办,秀娥和志刚都不知道。
  
  进家后,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烟和一种劣酒那种混合气味。志刚一个人头发散乱地坐在那里,正抽着烟,对秀娥的进来没有反映,拿起酒瓶仰头又灌了许多。一时呛得猛烈的咳嗽起来。
  
  秀娥一言未发,在忙着整理东西。只觉得心中一片凄苦,几天以前,这个家还是那样的温暖和谐。现在却象是低等旅馆的房间一般,乱成一团。
  
  乱的不是房间,是人,是人的心。
  
  他默默无语地抽完了一支烟,又点上另一支。沉默。眼泪象断线的珠子一般从脸上淌下来。他挪到床边,一头倒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
  
  秀娥走过去,身躺在他身边说。
  
  “你也冷静点,我知道你为什么难过,我们谈谈吧。对你,我还是一直真诚的爱着。现状你是知道的,孩子小我真的有时脱不开身,我也真诚的感激东辉,是他帮了不少咱家,如果我不说出这点,那才是真的对不起你。”
  
  “当然,在情感上,你不要混淆,对你是爱着的,当初是,现在还是。当初并不是一时激动。对东辉只是感谢,除了这些我还能怎样。但问题你确实受到了伤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你现在无法愿谅我。但我还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因为你是一个残疾人,更是我的丈夫,还需我的照顾。现在我爱的还是你,最少你得相信我,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夫妻......”
  
  志刚停住了哭泣,开口说道。
  
  “我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废人!一个废人!让你受委屈了。现在看起来我是一个多余的人。”
  
  从幸福的彼岸抛到苦难的深渊,只有经历了某些事,才能感觉到,原来天堂与地狱之间,原来也只有一步之遥。
  
  夜。一个不眼之夜。
  
  天亮之后,她不敢丝毫怠慢,秀娥继续忙着自己的活。不管内心怎样忧心如焚,只要干起田里的活,便不由地象往日那样忙碌起来。现在的生活让她焦头烂额,小孩抽吐了怎么回事多么需要清凉的风抚慰这受伤的心灵,如果那样,心情或许会平静一些。可是这一切又能向谁去诉说呢?
  
  我不是不爱他,但他不会原谅我。看来分手是不可避免了......如果不是不得不走这一步,还是不走的好,婚姻中的大错,也许是一时的冲动造成的......
  
  但是,既然知道了,我不能欺骗志刚,也不能欺骗我自己。只是感激东辉,我感到矛盾和痛苦正是这些。但我又不能这样使自己违心的活下去......
  
  我知道换对志刚产生了伤害,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只身一人来到这里,如果不是这样,我现在也不会这样痛苦......
  
  这些痛苦能向谁去倾诉,秀娥只能自言自语,也不可能解脱这种所谓的“爱情游戏”带着对生活的迷茫努力的在田地里劳作着。
  
  秀娥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当她打开虚掩的门时,她愣住了:桌子上摆着做好的饭菜,上面都用碗扣着,但看不到志刚的身影,这才发现比平常晚回来了,发现桌子面有张纸条。只见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孩子们已经睡下了,饭在桌子,可能凉了,你热一热。别了,我的亲人我感谢你曾经给我的幸福。
  
  秀娥吃了一惊,当撞开卧室门时,她一下子立在门口,她看见志刚在窗户前面痛苦的呻吟,他拿着绳子是往窗框上扔。她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看来他已经费了半天劲,仍然没有成功。她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并把他按倒在旁边的床上。哭喊着说:
  
  “你在干什么!你真是个混蛋!”。
  
  志刚瞪着一双无精打采的眼睛,突然嘴一咧,在妻子的怀抱里哭泣。哭了一会,呻吟着说:
  
  “我不愿再连累你了......你不应该和我这样的人一块生活。你应该有一个健康体面的男人。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这样的爱情,我应该早一点解脱你......”
  
  志刚泪流满面,前方的路迷茫了。
  
  八
  
  时间是单行道,过去了,回不来。人在旅途,有许多错过,痛断肝肠;有许多遇见,念念不忘。一些梦想,可能会换来一身的疲惫;
  
  时光总是如流水一般。不管你惆怅、抱怨、憧憬、得意,它都不理会、不计较,无声地顾自前行,永不停步。不管你愿不愿意,知不知道,它都是一如既往的从每个人身边公平的走过,绝不袒护哪一个。
  
  现在我们抽出点时间。来说一说秀丽,我们知道秀丽是一个热心的人,有同情心的人,看不到别人比自己过的不好。同为女人,秀娥的丈夫是个英雄,但更现实的是一个残疾人。生活的辛酸总能感谢受得到。对于东辉帮助和秀娥,她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所以对丈夫是睁只眼闭只眼。可是现在,村里总有那长舌妇把东辉和秀娥的故事添油加醋说上一番,变成了无聊时光的佐料。秀丽和东辉现在处于冷战中。东辉知道这是自己一时冲动的后果,应对这个后果负责。
  
  多少年了,志刚一直在村民的印象中是英雄,经过这个“桃色事件”的风波,他能更理智的看待这个事件。给这个昔日的战斗英雄竟然蒙上了暗淡的阴影。无法接受这个冷酷的现实。他的痛苦在于对妻子既专一又深刻,而发生这如此来重的事情后,他倒不有割舍当初的那种爱恋,这种爱情对他来说,包涵了一层更深的意思,更多的是秀娥给他的是对生活的希望和活下去的信心。恰恰这些爱得更深,这种打击就更悲惨。幸福是相同的,而不幸却有着各自不同的不幸。命运总是不如愿。但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中和艰难中,才使人成熟起来,可是成熟的过程是痛苦的。
  
  在一花一叶间安抚心事。无论经历过什么,都要努力让自己像杯白开水一样,要沉淀,要清澈。志刚现在克服了心理障碍。对别人的评论就如人面向阳光时,阴影在你背后。背向阳光时,阴影在你眼前。世界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我们面对世界的方向。秀娥对志刚说:
  
  “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请你愿谅我一时冲动所犯下的错误。现在是谁也离不开谁。如果你离我而去,对你来说是一种最大的打击,你将去哪里?”
  
  走在生活的阡陌中,不必让自己背负太多。一些得到,不一定会长久;一些失去,不会再拥有。重要的是,让心,在阳光下学会舞蹈;让灵魂,在痛苦中学会微笑。为了志刚她要把这些东西全忘记,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尔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波澜。月光心领神会,一眼晴川,抚平挥手时的心跳。周遭的风吹凉往事,平仄或平淡,徒然却徒劳,夜的筋骨擎不起梦的困扰。深不可测的红尘,有多少感动,就会保留多少骄傲。
  
  再深的伤口总会愈合,无论它会留下多么丑陋的疤;再疼的伤痛终会过去,无论它曾经多么痛彻心扉;再大的劫难也一定可以度过,只要有勇气坚持走下去。感情是一份没有答案的问卷,苦苦的追寻并不能让生活变得更圆满。也许留下一点遗憾,怀着一份留恋,带着一丝伤感,会让这份答卷更隽永,也更久远。
  
  她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脑子乱成了一团麻,久久不能入睡。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自始至终的爱情和幸福吗?或许在我身边发生的一切的一切终究都是一个错误!
  
  秀娥翻身看了看志刚,他还没有睡——看起来这几天更憔悴,手上夹着正在燃烧的香烟,双眼出神地看着。突然说出了一句让秀娥似懂非懂的话。
  
  “烟恋上了手指,手指却把香烟给了嘴唇,香烟亲吻着嘴唇,内心却给了肺,肺以为得到了香烟的真心,却不知伤害了自己!是手指的背叛成就了烟的多情,还是嘴唇的贪婪促成了肺的伤心?人生如烟,岁月无痕,烟自多情,却把自己烧的只剩下了灰。”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