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今何在 > >正文

叫一声爸爸妈妈,我哭不成声

时间:2019-09-23 来源:他日君出网
 

  那年我4岁,刚上幼儿园小班,因为一场无情的风波,给我留下了一辈子都可能得不到释放的阴影,也让我了最亲的,玉娟。

  一直都很反对我爸妈的婚事,但是外公非常同意,所以和结了婚是姥姥最不满意的一件事,之后一直处处为难我们家,得不到姥姥的半点祝福。我外公是校长,身为校长的他,在学校、在上、在人际中外公地位之高,权力之大,但是一回到家中,一切的权力都不足一提,全权都是她一手遮天。

  刚4岁那年,妈妈生下了妹妹,取名为玉娟,我俩的名字都是爸爸取的。3月26号那天,姥姥来看玉娟,说是来看玉娟的,其实是来找事的。她一进门“妈,你来了”妈妈把她手中的东西接过去,顺便也给她泡了茶,我当时也就坐在姥姥对面写作业,她来了我也没叫她,继续写我的作业。妈妈把玉娟抱出来了“快看,姥姥来看你了”,妈妈没有让姥姥抱玉娟,姥姥只是问了一下“什么时候隔奶”“这还不到一岁,现在还不能隔奶”,姥姥没有追问下去。最后回来了“大姐,你过来了”“嗯”!奶奶接过玉娟,妈妈进了厨房。吃过饭后,姥姥气冲冲的拉着妈妈走,说“我们走,这门亲事不好”癜痫病发作的症状表现“妈,你干什么?我不能走”,姥姥从妈的怀里把玉娟给抢了过去,一把劲的拉着妈妈就下楼了,奶奶当时没有接着追去。残忍的姥姥把玉娟扔到了一个很偏僻的池塘边,紧拉着妈妈就上了车走了,当时双方都以为对方不会不管孩子,所以都没着急这事。玉娟就这样一个人在寒冷的地上哭了接近五小时。结果是奶奶找到了玉娟,那时玉娟都睁不开眼睛了,整个身体很凉,奶奶看情况不对,把玉娟送进了医院,医生初步断定是严重性感冒,但需要留院观察一天,当时奶奶留在了医院。我爸爸是工程师,听说此事之后,立即从公司回来就去找姥姥和妈妈了,玉娟有奶奶照顾着,第二天早上带着我也进了医院,医生说玉娟是中风了,有很大的危险。

  果然,过了不到两天的,玉娟死了,死的时候才11多个月,不是死在妈妈的怀里,也不是死在的家里,而是死在了姥姥的手下。她在奶奶的怀里拉着我的手,一声大叫之后匆忙离去,只了11个月的人间,只了11个月的没有祝福的爱,她这样急忙的来,又急忙走,只为了享受这点时间爸妈给的爱,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姥姥,是她控制了自己的,害死了外孙女。

  玉娟死了之后为什么老是有意识的抽搐,所有人都知道了,当时医生说死婴由医院处理,奶奶给外公打了电话,叫妈妈快来医院,孩子马上就要被医院负责领走。医生宽限了三个小时,让妈妈见玉娟最后一面。不一会儿妈妈火速赶到,妈妈抱着玉娟大哭,时间很快就到了,医生抱走玉娟,妈妈突然晕倒了,我看到妈妈倒下了,我哭着要妈妈。当时只有4岁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医生抱走了玉娟,永远回不来了……

  那几天,大家都处在和痛恨的状态中,也没怎么照顾我,上学的时候是我一个人,放学有时候会有人来接,但不经常。

  有一天,我听姥姥说“你妹妹是被那天的那个医生抱走的,……”我听了这话之后,到处找那天抱走玉娟的那医生,一大早就出去找,也没去学校。一个人穿行在大街上,家里人和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找了差不多半天了,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也不认识多少字,反正只知道离家非常远了,最后我终于迷路了。夜晚到了,我一个人在人行道中大喊着妈妈,旁边的人只是好奇转身看了一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整天只吃了一小盒饼干以外,没有再进过食的我,走进了一个大公园中,我累的快不行了,武汉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休息了一会,继续找回家的路,外面的风很大,行人也特别少,我不知道何去何从。突然身后一位骑自行车的大叔把我撞倒了,我腿受了伤,还流了很多血,我倒在地上,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只知道哭,可恶的大叔说了一句“大半夜的,一个小孩在外面干什么”,转身他就走了。因为路上的行人特别少,没有人会发现我的存在。我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站起来,又回到刚才那个公园的椅子上躺着,我再也没有力气了,风好大,好饿,气氛好恐怖,好想妈妈,此时的家人一定很着急吧!就这样我闭着眼睛一直睡下去,直到二天早上,一位阿姨带着和我差不多大的小路过我旁边,小朋友想和我玩,但是见我闭着眼睛没有动静。阿姨走过来问我“孩子,你怎么会躺在这里?这样会着凉的,你妈妈呢?”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阿姨的脸,我没有答应,因为根本没力气,阿姨见我一动不动,她摸了一下我的脸“小妹妹,你怎么发烧了?你爸妈呢?”阿姨好像了解了些什么。她见我身子在发抖,小腿上还有一道大伤口,流着血。我似乎听到阿姨在说“喂,你好!请问是小幼儿园吗?……”好心的阿姨肯定是看到我的衣服上的文字才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因为我出门时穿的是学校的服装。很快,武汉专业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警察叔叔到了,把我抱进了医院,联系到了我家人。从我走出那刻开始到见到家人的时候都接近两天了。妈一见我就抱着我大哭,那时候我好像还处在昏迷状态,不到身边的人。等我醒来之后。爸妈守候在我身边,我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妈妈”我哭不成声,爸妈紧抱着我都哭了“孩子,这两天你是怎么过的?妈妈对不起你”,在场的人也哭了,妈妈对我说“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了,妈妈再也不能失去你了”。我在医院住了一天,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人把我当“小公主”拟的对待。

  残忍的姥姥,难道想让我像妹妹那样害死我吗?这是我一辈子都抹不掉的阴影,直到去年姥姥去世的那几天。她去世的前一周很想我,她打电话来“婷婷,这周回家吗?到我这边来,我想看看你”“哦,可能不会回来,马上就要考试了。”就这样简单的挂完电话,。周三的那天上午10点41分的时候,我收到爸爸的一条短信“婷婷,你姥姥去世了”。我收到爸爸的短信之后,一个人静静的呆了好久好久。她去世了,所有该到的人都到了,就差我没有回去给她送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会记仇的人,但我很想恨,只因为她不是别人。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